博克移居至新浪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公告:我的新博克地址 http://blog.sina.com.cn/xuqi1984[1]
信体日记3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3月13日J,今天的下弦月引发了怎样的潮汐,以至于我一直下坠,身体连同精神。昨晚的一个恶梦很让我不安,一个自称是你结拜姐姐的高个女子来追杀我,一个变成了两个,两个变成了三个,整个世界都成了你的姐姐们。我是独一的被追杀者,敌人是全部。 隐喻中充布满了现实的碎片。当我你吵架的时候,事实就是如此——我颤栗,整个世界向我开火。那个世界栖居着都是你、你、你。但是拥有着你的时候并不意味着拥有整个世界。这个社会里认识、不认识的人永远会给你抛些香蕉皮,让你不断的跌倒。只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越来越不经摔。今天导师又老话重提的跟我们谈市场意识。让我们都去做兼职或者实习。好像在正式将一个产品卖出去之前,总要给顾客们试用几次。我说,老师,为什么不能当一个纯粹的研究生?为什么我们不
信体日记2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3月11日 J,自你走后,我开始像冷空气过后的上海,日渐晴朗健康起来。是的,你对于我来说是宿命和拗执碰撞后落下的陨石。我是松软的土壤,你坠落继而镶嵌在其中,让我感受到力量以及疼痛。宿命——我走在石板路上听着自己荒凉的脚步声,反复咀嚼着这个词。显而易见,我是一个不愿和命运抗争的人,一个被推着走的人,就像云被风推着。“我行走,如一片孤独的云。”华兹华斯唱着这样的歌走进文学史。在我眼里,为了表明他的深度,他似乎更应该向雪莱学习,歌唱一下那神秘于无形却暗中推动的风。今天是开学后的第一个周日,阳光始终表达的善意,我独自去了华师大。推门进入一个正在讲学的课堂。一个中文系的秃顶博导正在给一群自考生讲美学原理,我从博导慵倦的说教中听出了他高昂的头颅和干瘪的钱囊。坐在我身边的浓艳
手掌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在无神论的国度,有时你的经纬刻度比耶稣更接近上帝作为宿命论的重要章节跳跃于少男少女的生活指南 当我高举你,有时高过骄傲的前额学习鸽子般摇曳的风铃你发出簌簌的笑声告慰人群中远去的魂灵 情欲潮湿的河岸,有时我伸出解构性的你去触摸男人的解构性作为光影的叙述史快感最先转过背去
2月27日:致俞心樵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霞光里,我又一次翻开你尚未出版的旧诗集就像十年前,一个对文学顶礼膜拜的小女孩在祖父的书架前翻开传说中的禁品:《红楼梦》还未读懂,就决心将它奉为神明 谁又能否认你作为误投于当代的宝玉:新时代独立卓然的花儿们斩断根须向你聚拢以诗为砖,她们在灵魂深处建立起一座座小花园用它精美亘古的石壁抵御生命里的粗鄙流行
那一次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儿时的一个雨天男孩在大雨中祈愿——要是能变成太阳哪怕是被乌云遮住的那枚 早年的一个春日女孩在山间遐想——要是能变成花哪怕是最小的一朵 多年后,男孩将手伸向颤抖的女孩一朵花,慌乱中盛开一枚太阳,醉醺醺地跌落
在人间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我在人间已经没有故事风像蛇一样倒挂在梦里那棵榆树上凭吊着我的往生 上古不再遥远只有在城市的夜晚历史才被女人的尖叫割断 在人间,紧贴着上古的人间我只和我的身体在一起有时也被隔离被书、 被梦、被你被马尔克斯小说中霍乱时期的爱情 我穷尽这一生只写下了一个字的第一笔那一页就翻了过去你的脸永远的停在了那一页嘴巴微微张开唇上的蛛网已经结满
相关性,或者大海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现在的生活基本上是这个样子:中午十一点睁开眼睛。花半小时回味一下梦境。起床。刷牙。洗脸。吃饭。一点钟在图书馆出现。与图书管理员作微笑状。挑一本书坐下。换一个姿势的时候看表,五点一刻。哼小曲去食堂。吃饭。哼小曲回图书馆。重新拿起那本书。感觉还没有换过一个姿势,铃便响,图书管理员吆喝:“回去啦——”。出图书馆。回宿舍。上网。写点东西。睡觉。就是这样一种状态。平静。充实。淡淡的快乐。“激情”这个词,我日渐陌生。还算享受晚上从图书馆回宿舍的那个过程。踩着被树影剪得碎碎的昏黄的灯光,看看那些路边小摊,卖小吃的、做美甲的、卖衣服的、卖小饰品的,一路过去全都是这些店,全没一点高等学府的样,但是这些已经全与我无关。这些数十年如一日的卖家和这些流连于小店的女生们,全都与我无关
博克=日志?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今天,我问刘蕊,你写博克吗?刘蕊说,我写日记,不喜欢写博克。是啊,写博克就期待被阅读,语言和思想必经过一层修饰。晚上浏览了一些老同学的博,各个装点得有声有色,主题基本上是叙叙旧谊或者来点搞笑。想起木子美, 这个女子再怎样备受非议却毕竟真实!
元旦感觉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偷偷的想,如果在一年最后一天的最后一秒前睡去那么当再一次睁开眼,是否就能获得新生?一个新的受身,一个新的灵魂现实比幻想中的最糟的情况还要糟糕元旦只剩下一根棍子,太阳被偷去这棍子把单薄的几片云打出了眼泪来雨就这么不管时间的落下除了短信膨胀得像六十年代的人口没有什么和这个日子有关年历上明亮的一天跌入贝克特的荒诞

lipwhisper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最近来访( 0 )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