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相关性,或者大海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现在的生活基本上是这个样子:中午十一点睁开眼睛。花半小时回味一下梦境。起床。刷牙。洗脸。吃饭。一点钟在图书馆出现。与图书管理员作微笑状。挑一本书坐下。换一个姿势的时候看表,五点一刻。哼小曲去食堂。吃饭。哼小曲回图书馆。重新拿起那本书。感觉还没有换过一个姿势,铃便响,图书管理员吆喝:“回去啦——”。出图书馆。回宿舍。上网。写点东西。睡觉。

就是这样一种状态。平静。充实。淡淡的快乐。“激情”这个词,我日渐陌生。

还算享受晚上从图书馆回宿舍的那个过程。踩着被树影剪得碎碎的昏黄的灯光,看看那些路边小摊,卖小吃的、做美甲的、卖衣服的、卖小饰品的,一路过去全都是这些店,全没一点高等学府的样,但是这些已经全与我无关。这些数十年如一日的卖家和这些流连于小店的女生们,全都与我无关。有时,我也漫不经心地打量与我擦肩而过的女生,有姿色的,没姿色的,媚媚的,讷讷的,看一眼,走过,便再也全无印象。已经懒得再用什么词语来形容他们了,记得刚来这个学校的时候,我在电话里候似乎用过“庸俗”这个词,但现在什么都已经懒得说了。自从我来到这个学校,看到这一切,我对这个学校和这个城市便失去了呼唤。我从那个海边的城市走来,沾满了海的气息,那个海和崇高有关,和自由有关,和广博有关,和爱有关。然而来到这里,这个自称为“海派”的城市,我感受不到任何关于海的品质。这个名叫“上海”的城市把名字里的“海”弄丢了,把诗意弄丢了,把爱和理想弄丢了。一群城市工蚁堆砌着一个黄金铸成的城市,仅此而已。我走路,我幻灭,我在寒风里微微地张着嘴,像是在劝谕自己抑或是在吞吐着虚无。

只有看到宿舍区门口那个卖粥的小女孩,眼神才从散焦中渐渐恢复。已经半个多月了,这个小女孩就一直站在我们宿舍区的门口,站在一大缸粥的后面。连中年保安都被寒风逼进了传达室,这个小女孩依旧站在门口,卖着一块五角一碗的粥,有时是红枣糯米粥,有时是皮蛋瘦肉粥,料总是很足。我只要看到她,不管饿或不饿都要买上一碗。她弯下身打粥的那一刻很美,仿佛是在向一片蔚蓝的大海俯下身去。没错,这就是一片大海,这是一个少女在无数个甘于寂寞的夜晚煮的粥,便至少要比混浊的黄浦江要深。这个二十来岁的女孩子,剪着平平的刘海,刘海下面一双水水的眼睛,粉嫩嫩的皮肤,穿一件红色的羽绒服,干净整洁,一幅邻家小妹的样子。我问她你是学生吧。她说是。什么学校?在闸北那边的一个学校读大专。

她把粥盛好,端给我。抬起头说,你昨天也来买过粥吧?

我说是。

找给你八块五?

对阿,我给的是十块钱。

我回家发现多了一张五十块,我想应该是你的。

是吗,可我印象中递给你的是一张十块。

你想想看……

好像还是十块……

那你回去看看钱包,少了的话就来我这拿啊。

我回到宿舍,打开钱包,把这几天花的钱算了一遍,核对,果然是少了三四十块。

有点不想下去拿钱,我发现自己其实很乐意用五十块钱买她一碗粥。

但最后还是下楼了。我笑笑,应该是我弄错的…….你就还我三十吧,另外十块你留着,算你的辛苦费。

她笑笑,把三十块钱从腰包里取出,递给我。

我问一个晚上能赚多少钱。她说赚不了多少钱,一二十块。那为什么还卖粥,难道是体验生活?她笑笑,说,好玩呗。我试图摆脱学新闻的人问问题的那种锋利,但难免还是问,你卖粥主要是为赚钱还是玩。她说赚钱,这回没有笑。唔,我沉默。

我让她把手机号码告诉我。她说,哦,那好吧。

我说,以后有好的兼职,我会给你打电话。对了,你学什么专业。她说英语。我说上外的生活区里贴着很多兼职广告啊,你可以去看看。她怯生生地说,那些是针对你们学校的吧,我,那个,我的英语学的不好。我告诉她有些兼职不要求英语好坏,有大学四级水平就行。她说,那好丫,谢谢你。很高兴的样子。

我转身,走进宿舍楼,空气里飘来海的气息,很微弱,却真的来自大海。

<< 在人间 / 博克=日志?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lipwhisper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