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信体日记3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313

J,今天的下弦月引发了怎样的潮汐,以至于我一直下坠,身体连同精神。

昨晚的一个恶梦很让我不安,一个自称是你结拜姐姐的高个女子来追杀我,一个变成了两个,两个变成了三个,整个世界都成了你的姐姐们。我是独一的被追杀者,敌人是全部。         

隐喻中充布满了现实的碎片。当我你吵架的时候,事实就是如此——我颤栗,整个世界向我开火。那个世界栖居着都是你、你、你。

但是拥有着你的时候并不意味着拥有整个世界。这个社会里认识、不认识的人永远会给你抛些香蕉皮,让你不断的跌倒。只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越来越不经摔。

今天导师又老话重提的跟我们谈市场意识。让我们都去做兼职或者实习。好像在正式将一个产品卖出去之前,总要给顾客们试用几次。我说,老师,为什么不能当一个纯粹的研究生?为什么我们不能从流水线上下来,关注一下自己的内心?当场被老师指责为“乌托邦”思想。

在众同学的哄笑声中我默默地埋下了孤独的脸庞。

走在路上,我思考人与社会的关系。社会就像我们的母体,给予我们物质上的满足,人际上的交往,精神上的填充。然而,我们的内心又隐藏着某种强烈的反抗欲望,对抗母体的种种束缚,希望寻得自我,渴望独立成人。

我喜欢法国哲学家柏格森的表述。他把人的生命分割为两部分:基本自我和空间化自我。基本自我也就是未被理智切割,未被投射到空间中,保持着自身延绵整体性的自我;相反,空间化自我代表的是“我”被理性分割,投射到空间中被并排列置,从而获得彼此外在性。简单点说,基本自我也就是原生态的生命,是被生命冲动支配下的人;空间化的自我仅仅作为社会人而存在。

只有生命冲动支配下的人才是自由的。

大部分时候,我们生活在自己之外。我们的眼里看不到自己的任何东西,只看到自己的影子;我们不是为了自己而活着,而是为了外界;不是在思想,而是在讲话;不是在动作而是被外界所推动。我们的生活绕来绕去,却永远绕不开昆德拉小说封面上的那几个字——“生活在别处”。

J,也只有在像此刻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们才会用尽被阳光消耗得所剩无几的力气,抓住一束月光敲打自己的内心。但是敲不敲打又能如何,明天,守职的太阳照样升起。

<< 博克移居至新浪 / 信体日记2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lipwhisper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